减产、降价、奔向海外、出售资产——光伏新政满月众生相

距离6月1日823号文出台已过去一月有余,630的结束终结了2018年上半年最后的市场需求,光伏产业各板块企业在兜兜转转中蹒跚前行,有的人选择了坚守,有的人选择了离场,而有的企业或许将在这波浪潮中永远的退出光伏行业。

分布式市场:黯然离场VS另谋出路

户用光伏无疑是新政之后最惨烈的战场,尽管光伏們坚信主管部门会给630前并网的户用分布式光伏电站留下纳入补贴规模的“补救”政策,即使主管部门对未来市场放量,但可以预见的是,户用市场将进入一个严格规模把控的时代。这也就意味着,数万家新进入光伏行业的户用经销商在这个市场还未站稳脚就将黯然离场。

有趣的是,在全行业唱衰户用光伏市场的时候,广东省十数家在该领域占据先机、综合数据排名前列的企业并未产生不合理的悲观情绪,其中数家企业将无补贴的行业现状告知居民,仍有居民积极选择安装分布式光伏。但是这必须要建立在全力压缩成本的基础上,在供应链上具有议价能力的经销商显然更容易在这一波浪潮中活下来。

而从事工商业电站投资的企业是新政之后很快反应过来的第一波人,他们在确认政策没有回旋余地之后迅速将枪头调转至高比例自发自用以及用电价格高的项目中,“收自发自用项目”频繁出现在朋友圈及各大微信群。不少投资企业向光伏們表示,自发自用的项目大部分会继续做下去,但全额上网的项目需要改变计划。

同为分布式光伏行业,户用与工商业两种不同的模式因为具体实施情况的不同实则面临着不同的出路。实际上,除了模式,这两种类型的从业者掌握的资源、自身的专业素质以及对行业的把控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降价潮启动,市场争夺战打响

在一个行业中,价格是最能反应市场动态的指标。在新政出台后,从多晶硅、硅片、电池片到组件,制造业的各个板块几乎“无一幸免”。

光伏們汇总了PVInfoLink从6月初至6月底的报价,这一个月以来多晶硅的降价幅度均已超过10%。据PVInfoLink分析,目前硅料价格已经大致稳定,菜花料75元/公斤,致密料90元/公斤已经是近期普遍对于低点的共识,加上多数硅料企业开始陆续安排检修,预计下周国内硅料价格不会再有进一步下跌。海外则因为多数硅片厂仍旧开工率极低,因此市场价格持续量缩下跌。

减产、降价、奔向海外、出售资产——光伏新政满月众生相

6月多晶硅价格变化情况(来源:PVInfoLink)

紧跟着多晶硅降价的还有硅片市场,在多晶硅片受市场供需影响价格降至2.4-2.5元/片之后,国内两大单晶巨头隆基、中环开启了两轮调价进程。

  • 第一轮:隆基常规单晶硅片降至中国国内每片3.65元人民币、海外0.495元美金;中环常规单晶硅片降至中国国内每片3.62元人民币、海外0.496元美金,低阻单晶硅片价格降至中国国内每片3.67元人民币、海外0.503元美金。
  • 第二轮:隆基常规单晶硅片降至每片3.35元人民币、海外0.445元美金。中环常规单晶硅片价格降至每片3.32元人民币,低阻单晶硅片价格则是每片3.37元人民币。

组件方面,集邦新能源网EnergyTrend指出,中国大陆组件产能在全球的市占率已超过七成,供给过剩的低价组件若向海外抛售,将使全球组件价格跟着下跌,预期此波倾销对全球市场价格的影响将持续至2019年第二季。

“受伤”的制造业:裁员、欠薪、停产

作为拥有全球最大光伏制造产能的中国,在新政影响之下,最受伤的无非是拥有庞大从业人员的制造行业,这不仅源于就业人数众多,骤然下降的国内需求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光伏产业的欠薪潮从旭阳雷迪员工集体讨薪事件爆发,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硅片企业曾经借助行业东风也拥有着过往的辉煌,没有死在2012年欧美的双反潮中,在经历这几年国内市场回暖爆发之后依然存在若干问题。据爆料,旭阳雷迪目前拖欠员工的社保金和工资金额上亿元,还有上十亿元的供应商货款,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目前公司已经基本处于全面停产状态。
  • 以EPC业务在光伏行业迅速崛起的江苏振发新能被曝已拖欠员工14个月工资。成立于2004年,在早期的行业发展中,振发新能曾建设完成诸多国内以“第一”或“首个”为代表的太阳能光伏电站,其持有的光伏电站装机规模曾一度达到数吉瓦的规模。实际上,据光伏們了解,此前振发新能就已经欠了数家企业借款,此次问题的爆出,并不仅来自于新政的影响。
  • 据光伏新闻报道,南京中电拖欠员工保险长达25个月,并且4月跟5月工资也未发放。南京中电成立于2004年,曾是继无锡尚德之后中国首批赴纳斯达克上市的光伏企业,也为光伏行业培养了一批高素质的从业人员,但它的辉煌却随着后来者的崛起而没落了。

尽管531新政缩减了需求,但很显然上述公司的问题并不仅仅是对政策的反应,滴水穿石,从问题的严重程度可以看出,这些企业已经在漫长的发展中失去了竞争力与活力,而新政的推出只是加剧了这些问题的曝光。除了欠薪,停产、减薪、裁员也是新政之后的光伏行业的常态。对于失去市场需求支撑的光伏制造业,这也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在当前情况下,保现金流是企业最为重要的任务。

热闹的海外市场&活跃的电站交易

新政之后,德国慕尼黑太阳能光伏展如期举行,晶科、正泰、东方日升、隆基、锦浪、腾晖、阳光电源、三晶、固德威、赛拉弗、艾罗、英威腾等中国光伏企业尽数出席。在中国内需折戟之后,海外市场再一次成了中国光伏企业追逐的重点。美国、日本、欧洲的传统市场以及印度、越南、印尼等新兴市场,都成了企业的“香饽饽”,在中国内需暂停的情况下,海外市场无疑是大部分光伏企业的救命稻草。

与海外市场一样活跃的还有光伏电站资产交易市场,7月2日,正泰新能源收购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17个分布式光伏项目公司100%的股权,涉及项目容量106.3MW,股权转让交易总价703,000,139.1元;6月28日,东方日升拟收购科陆电子旗下宁夏旭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30MW光伏电站,交易总价为270,829,909.14元;6月27日,东方日升拟收购深圳珈伟股份旗下100MW渔光互补电站,转让资产总价包括货币资金,应收账款、固定资产等不低于10.38亿……

据光伏們了解,目前国内光伏电站持有规模排名靠前的几家电站投资企业也在出售电站资产,在新政之后,补贴拖欠周期越来越长、制造板块出货受阻让这些身兼制造+投资双重角色的企业苦不堪言。为了维持企业现金流,出售光伏电站资产也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主管部门的“苦衷”

新政之后,光伏行业的主管部门成了最大的承压部门。政策不明确、531一刀切、规模管控与分布式管理细则迟迟不出台……想必每一位从业者对这一个月以来主管部门的种种行为表示不解。

但同时也要看到,中国光伏行业确实走到了一个需要分流的岔路口,巨大的补贴压力、混乱的规模管理、超装的光伏电站,这些都已经偏离了健康的发展轨道。

新政之后,第七批补贴目录提前发放、绿证与配额制征求意见稿即将出台、户用将有风向调整的机会,这些也都是主管部门所作出的努力。如何更好的活下来是对行业的挑战,而平衡好规模发展与补贴到位,则考验着主管部门的智慧。

希望光伏行业经历过这次“洗礼”,涅槃重生之后实现真正的健康与可持续发展。

本文来自,本文观点不代表光动百科|PVMeng.com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