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6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解读电话会议

时间:20180616
主持人:韩启明 张雷
嘉宾:原龙源电力副总工
一、主持人发言:
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公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第七批)的通知》,其核心有三点:
1、现有农林生物质发电、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和沼气发电国家电价支持政策之外的,包括燃煤与农林生物质、生活垃圾等混燃发电在内的其他生物质发电项目,不纳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由地方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措施,解决补贴资金问题,请各相关单位遵照执行。
2、根据《可再生能源法》第二十一条“电网企业为收购可再生能源电量而支付的合理的接网费用以及其他合理的相关费用,可以计入电网企业输电成本,并从销售电价中回收”规定,已纳入和尚未纳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的可再生能源接网工程项目,不再通过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给予补贴,相关补贴纳入所在省输配电价回收,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在核定输配电价时一并考虑。
3、列入补助目录的项目,当“项目名称”、“项目公司”、“项目容量”、“线路长度”等发生变化或与现实不符时,需及时向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申请变更,经批准后才可继续享受电价补助。
二、邀请嘉宾发言:
嘉宾:今年上半年以来,可再生能源政策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但也有迹可循,风电的政策变化的方向和趋势和行业内的企业都是有沟通的,比较符合大家的预期。第七批和未来的第八批,可能是最后两批风电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因为风电的平价上网就在眼前,可能是两年,甚至是一年。从总体来看,补贴肯定是不够用的,因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原先为补贴准备的可再生能源附加的调整是不及时的,并且从财政的眼光看,每年的增速接近指数增长,意味着每年财政要补进去的资金非常大,补贴啥时候是个头,就变成前几年重点讨论的话题。2020年是补贴从国家战略上来说的大限,未来风电要做到发电侧平价上网,光伏要至少在用户侧实现平价上网。
三、问答环节:
Q: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中,补贴的项目延误时间不同,请问给付是如何安排的?
A:从过去情况看,并未严格的给付规则。在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中,也就意味着有资格可去申请,是否能申请到的问题,什么时候能给付到手上,具有一定的运气成分和工作力度。不过一般是都能申请到,并且时间不会太长,资金一次性给付清楚。
Q:按照现在风电的存量项目看,未来是否还有三批的补贴目录发放?
A:国家对企业开发项目的成本是清楚的,所以也会评估近期的项目于是否需要补贴。风电项目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进了补贴目录的,第二种是进了各省开发计划的,第三种是没有进入的。理论上讲,只有进了各省开发计划的,才算是合法核准的,才有机会拿到补贴,进了补贴目录的,才有资格申请补贴。风电有可能这是今年最后一批拿补贴的,今年3月报进各省开发计划的是最后一批有资格拿补贴的风电项目。
Q:目前做风电项目是否赚钱,是否有动力将剩下的项目做完?
A:现在虽然要竞价,但应该没有企业会选择不竞价放弃项目开发,竞价后的结果,可能会使项目没有以前那么暴力,但利润肯定是有的。
Q:竞价的结果意味着不会是当地燃煤火电的上网电价?
A:上不封顶,下不保底。上限时上网电价,但下限不一定是燃煤火电的上网价格,有可能会低于这个价格,主要看风电企业对于项目的成本是多少。
最近关于风电政策的出台,主要目的是挤压非技术性成本(不应该发生的成本),比如说市场上路条的价格,地方政府土地的收费,用各种名目从项目中拿走的钱。
Q:国家能源局出台的风电竞价机制中挤压非技术性成本只是指导性的,并非强制性,那么这个非技术成本是否能真正得到解决?
A:我认为大部分得到解决,虽然不能强制地方政府做出一些改变,但能决定这个项目的存废。所以国家能源局可以通过该手段进行挤压非技术性成本,如果地方政府要的费用多,那么国家能源局有权利废掉该项目。
Q:光伏政策和风电政策的区别,会导致行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
A:光伏不进行平价了,就说说风电。光伏的高速增长与补贴矛盾和非技术成本更加突出,从文件来说,两者的精神是一样的,也就是通过竞争性的方式来配置资源。国家的补贴的方向一定是发展最高效的地方,用较少的补贴实现较大的发展。
Q:1-2年后,风电竞争性电价开始落实,国内需求可能会怎么样?
A:平价上网试点项目是风电竞价性电价实施后可参考的案例,它并不规定上网电价,而是要去电力市场中去竞争,从能源局的规划来看,将由长期合同的价格竞价的方法来决定资源的归属。当这个项目刚提出来时,内蒙古地区将电力送到北京地区的落地电价仍旧低于京津翼地区的火电电价。所以从量来所,以我们陆上风电的设备制造和开发水平,可以完成当前的增速继续向前走。
Q:配额制的情况如何?对于配额制下,各省的配额比例要求不高不低,请问如何看?
A:年底前会出来。15%的目标。
Q:风电场的收益率怎么样?
A:风场场的收益率不好说,非技术成本不太相同,比较难以具体讲。对于龙源来讲,要求的收益率比较高。主要因为龙源都是自己开发,虽然自建的成本不低,但是回避了路条的费用,所以收益的空间较为可观。风电目前还算是风险比较大行业,有些风险还不一定可控,比如项目上马后,什么时候能拿到补贴,第二个是国家政策的变化,限电情况不太好预测。
Q:国网对风电接入的态度如何?
A:首先,一部分是否接入的判断下放到了国网层面,配额制相当于最低接入的托底政策。目前可再生能源的进度是落后于计划的,所以配额制的出台会促进量的提升。
Q:怎么看现在的绿证机制?
A:绿证是配额的计算手段之一,严格来说,当配额制落实后的绿证才是可以被配额制认可的,但从现在征求意见稿的情况来看,过去拿的绿证也算在内,都可以纳入配额考核。
Q:怎么看分散式风电?
A:从十三五规划开始,就开始要把分散式作为一个重要开发方向。今年3月出台的分布式电源的管理办法,里面最重要的改变就是鼓励分散式风电的市场化交易。但目前还有一定的博弈,从电网公司的基层单位切蛋糕的行为。要让分散式风电就近地向周边电源供电,然后只交配网费,这样的话分散式风电会非常有竞争力。
Q:两年后,如果风电和光伏平价上网后,由于光伏的竞争力更强而影响风电的长期发展?
A:个人看法,目前新的文件带来的新的业态是可再生能源的最后一道坎,目前补贴是最大的制约性因素,如果补贴问题能够得以解决,那么可再生能源未来的发展是不可限量的,从现在总量的7%开始,可以一直替代到100%,这期间不太会看到走不下去的情况。从5年的眼光看技术的发展,目前电网的接入和消纳不会成为制约性因素。所以,无论是投资量,装机量可能会是我们现在难以想象的数字。
Q:未来可再生能源装机量的上限是多少?
A:目前的投资量主要是国家,如果未来的投资者变成多元化的非国家投资者,而从技术上讲没有大的限制性因素,从发电资产这端的复杂性远低于原先的水平,变成了买来即可用的,所以这个量的上限是无法估计的。
Q:未来可再生能源替代的过程是否会是光伏作为主体呢?
A:成本不仅仅是发电成本,还会涉及到系统成本,随着两种电源的量越来越大后,系统性成本会越来越高,如果风电和光伏都已经低于火电的可变动成本,那就存在空间。而光伏和风电,哪个会更加便宜,会有技术上的约束,目前主要是抢占火电的市场空间。现阶段,光伏的系统性成本比风电低,但随着规模增大后,有可能会使系统性成本增加。
Q:从运营商的角度看降成本,硬件成本下降与非技术性成本下降哪个更加着力一些?
A:目前非技术成本要占到风电建设成本的三分之一,所以还是会着力于非技术性成本下降上。
Q:配额制如果达到了可再生能源发电占15%的比例,那之后中国会不会有更高的规划?
A: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20%,按这个角度看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要占到50%。从比较客观的角度来谈一下,电网接入消纳问题,其实现阶段电网对可再生能源消纳的上限是远远超过现在的7%。从德国的情况来看,可再生能源做到全网电量的30%,在现阶段没有任何问题,并且不会带来更多的成本。
Q:随着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未来有没有可能导致电价下降,将火电挤出市场?
A:这个已经是在发生的事情了,目前燃气已经被逐渐挤出了。并且以现在技术手段上,做到目前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3倍完全没有问题。

本文来自有道云笔记,本文观点不代表光动百科|PVMeng.com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原文链接https://note.youdao.com/share/mobile.html?id=37549bfe78bc372239e605d346265be8&type=note&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